起底山西黑老大任爱军和他的“保护伞”们(图)-华声传媒
华声传媒传递中
华各阶层的声音

起底山西黑老大任爱军和他的“保护伞”们(图)

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2019年5月29日消息,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对任爱军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提起公诉。

任爱军即小四毛,是山西省臭名昭著的“黑老大”之一。而2018年9月1日,小四毛刚被撤销减刑恢复执行无期徒刑,此前他曾多次违规违法减刑,实际上只服刑十年便高调出狱。随着小四毛重新入狱,山西法检系统也发生“地震”。

小四毛其人

据北京时间报道,山西太原曾流传一份黑社会大哥排行榜——“一丁二伟曹三胖,四毛五拐六和尚”,横批“满林为大”。这七人分别指丁巍、林宏伟、曹志生、任爱军、米新民、郭喜平和绰号“三马虎”的李满林(马虎是山西中部地区对狼的俗称)。

不同团伙间的火拼事件还时有发生。据《财经》报道,1993年,李满林手下、绰号“李向阳”的吴铁虎,到“小四毛”的势力范围太原华洲宾馆设赌。“小四毛”命人把吴绑到太原东山痛打,还敲诈了几千元;随后,李满林另一手下“赖黄毛”张海默,又被“小四毛”和任晓峰打伤。为了报复,李满林率队持枪,在太原柳巷老字号“大观园澡堂”和“小四毛”团伙火拼,当场打死杜大忠,重伤任晓峰。从此,小四毛对其服软。

这次火拼奠定了李满林的地位。小四毛却在次年入狱。据山西高院消息,任爱军于1994年因犯流氓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在太原一监服刑期间,任爱军于1996年以“重大立功”为由被减刑2年6个月,同年9月释放。

小四毛在90年代中期出狱后,便不再满足于给别人当马仔,开始自立山头,并不惜巨资远赴缅甸买回枪支弹药,依靠枪支弹药武装和广收门徒。随着任爱军的势力日益壮大,他们不仅大肆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危害无辜群众,还经常酿造黑吃黑事件。

小四毛从1996年起,还与几名香港、广东人合伙,在太原秘密开设多处赌场。1998年,任爱军使用虚假的银行票据分别虚报100万元、2250万元注册资金,注册了太原市“任氏达”贸易公司、太原市“国平”工贸公司,开立银行账户,通过转账、提现,掩饰其犯罪资金的来源和性质。

但好景不长,几年后,小四毛再次入狱。据《财经》报道,本世纪初全国性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响,小四毛自知罪行累累而闻风遁逃,直到2002年5月在大同被抓获。当时太原市公安局公开通报,在这次打黑战役中,以李满林、任爱军、吴尧、林宏伟、王贵生、丁巍、樊振文、王晓辉、曹保全等人为首的11个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遭到覆灭性打击,除“五拐”米新民因早在90年代末捅死“道上”另一大哥“小鱼胖”而亡命天涯外(2014年被抓),排行榜中的其余六人均被抓获。

2002年12月,任爱军因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勒索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赌博罪、洗钱罪等14项罪名,被判无期徒刑。不久后,曾让小四毛服软的李满林被判死刑,并执行枪决。

牢狱生活

虽然,小四毛在与李满林的争斗中惨败,但他也赢过了李满林。

当年被抓获的黑老大几乎都被判处死刑或死缓,唯一例外的是小四毛,仅被判处无期徒刑。

而小四毛入狱后也仍保持了黑老大的生活水准。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任爱军在监狱中有单间、设小灶,给其玩电脑、用手机提供便利,并纵容其与外界联系减刑事宜。

小四毛被判刑后,先后在山西省祁县监狱、临汾监狱、汾阳监狱、曲沃监狱服刑,之所以数次更换监狱,是因其在服刑期间屡屡犯事。在汾阳监狱服刑期间,小四毛曾无故暴打同监犯人王敏,王敏气愤不过在监狱自焚被烧成重伤。王敏刑满出狱后,在网上公开举报自己遭到毒打及小四毛在狱中不出工、住单间、开小灶,与同监犯人及外来人员吃饭喝酒,却总能获得高分违规减刑,举报中附有照片病历等作为佐证。

不仅如此,小四毛还通过运作,实际上服刑11年便高调出狱。北京时间报道称,2013年6月28日,小四毛从曲沃监狱风光出狱。山西政法系统知情人介绍,为避免白天释放迎接者众多引发社会关注,曲沃监狱特意选在半夜,监狱领导带领十几名干警开警车将小四毛送到高速路口。但在警车后仍有劳斯莱斯、宾利等大量豪车和黑社会人员尾随,小四毛从警车里出来时,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随即响起,响了有一个多小时。

保护伞运作减刑

然而,小四毛出狱后仅几年便再次东窗事发,这一次还连带了90余名为其运作的“保护伞”。

北京时间报道称,小四毛减刑的秘密被揭开,全因他出狱后“旧疾复发”开始吸毒、玩女人,被妻子阻挠后执意离婚。于是,小四毛之妻开始实名举报了当年买通山西省政法系统有关官员违规为小四毛办理减刑之事。

“小四毛”案中共有90余名公职人员牵涉其中。山西省纪委监委第二审查调查室的赵娟透露,2018年5月,山西省委政法委移送了‘小四毛’服刑减刑期间相关人员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移送的线索中涉案人员达50人。山西省监委委员、专案组副组长荣奋刚介绍,对山西省委政法委移交的材料进行了深挖细查之后,又新发现了一个“两位数”名单。

同时,山西省纪委常务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专案组组长陈学东也介绍,涉案人员由监狱、法院、检察、公安系统人员和“黑”律师交织,有着较强的反调查能力。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减刑必须公示,接受监督。任爱军在汾阳监狱不服管教、严重违反监规、充当牢头狱霸等表现在全监狱上下人所共知,如果在本监狱公示,必遭质疑。为规避“风险”,山西省监狱管理局竟将其调换到晋中监狱关押,并指令由汾阳监狱准备减刑材料,由晋中监狱提出减刑意见。最后,晋中监狱用汾阳监狱弄虚作假给予任爱军的奖励积分和相关伪造的减刑证明材料,提请将其刑期由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和监狱管理局里应外合,利用关押场所变化规避减刑在程序上违法、实体上作假被发现的风险,任爱军的其他数次常规减刑和重大立功减刑也都是利用这种手段得逞。

律师也参与其中,为其运作减刑。2018年9月12日,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通报称,日前,经批准,省监委对山西佳镜律师事务所主任郝建华严重违法问题进行监察调查。经查,郝建华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为帮助服刑人员违法减刑,给予司法工作人员财物,涉嫌犯行贿罪。据澎湃新闻报道,郝建华涉嫌参与“小四毛”减刑运作。

2018年8月22日,山西省纪委监委通报了对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王伟,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高奇,省人民检察院原副巡视员贾文声,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关中翔等4名省管干部的处分决定。与这4人被查处紧密相关的,是在山西颇受关注的黑恶势力头目“小四毛”案,共有90余名公职人员牵涉其中。

2018年9月13日,山西法制网也报道称,临汾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杨磊等12名涉案人员,已被移送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其他涉案人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截至目前,官方未对小四毛的这些“保护伞”的案件进展有更进一步披露。

赞(2)
分享到: 更多 (0)

网友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