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南阳一男子被公安消防领导邀请陪酒后死亡-华声传媒
华声传媒传递中
华各阶层的声音

网曝南阳一男子被公安消防领导邀请陪酒后死亡

戚市长和各级领导,您们好:

丧子之痛,老伴瘫痪,生活绝望的老太婆在此跪拜!

我叫赵爱婷,女,现年69岁,身份证号:4129231951072500xx,家住南阳市西峡县,儿子杜猛(已离世),男,在2019年1月28日晚上被南阳市公安消防支队军需装备科团职干部 钟雷华 邀约在农运路东贝私房菜饭馆陪酒,致其死亡,后续处理事宜不管不顾。我丈夫杜双剑,现年70岁,因受老年丧子之痛,并多次与钟雷华联系,而钟对此事不管不顾,态度恶劣,拒不接我们家里任何人的电话,拒绝见我们家人,儿子的父亲过度气愤,悲伤过度,于2019年2月20日突发脑干出血,病倒在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现如今瘫痪在床,神志不清,生活无法自理。钟雷华知晓此事,也未曾去医院看望过病人。

事情事实与经过:2019年1月28日晚,18点52分(手机通讯记录)我儿杜猛接到钟雷华的邀约,并在微信上给我儿子发送了用餐的饭店具体位置和名字,在钟雷华家对面,农运路东贝私房菜饭馆(建业森林半岛店)陪酒。酒席结束,我儿杜猛被钟雷华两人架着走出包间(有视频)。钟作为部队的主治医师,明知我儿不能喝酒,却让我儿子饮酒过量,钟曾多次到过我家里吃饭,明知我儿家庭住址和家人的联系方式,却没有及时把我儿送至家中或送医院医治,也并未与我们家人联系过,未与任何我们家人沟通过当晚我儿的任何状况。

我儿杜猛回到公司休息,后被公司人员发现异常,拨打120急救电话。在1月29日凌晨零点51分,救护车赶到现场,经过现场抢救和诊断,我儿杜猛已无生命体征,后出具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致其死亡的主要疾病诊断报告A项:直接导致死亡的原因为酒精中毒。

家人给钟雷华打电话,他不承认邀约我儿陪酒的事实,后经周边人指证和视频录像采集,他才承认,2019年1月28日晚实邀我儿喝酒的事实,但对我儿死亡之事,也仅仅是在葬礼上随二千元了事。事后我和我的家人曾多次与他协商此事的处理事宜,他的态度是不管不见,始终不谈,至今不接我们家人的电话。

作为公安消防支队的团职干部,钟雷华邀约我儿子陪酒导致我儿子死亡,难道他没有责任吗?躲避不谈,是一个正常的、有良知的公职干部所做之事吗?作为我儿子的朋友,明知其父亲因此事导致偏瘫住院,却不管不问,是一个消防干部的正常所为吗?公职人员出入私房菜这类中高端消费场所,出事后,躲避,是在躲避什么?

恳请戚市长为我们做主,恳请领导能过问、关注、处理此事,让我儿闭目九泉!!!

(我儿醉酒被钟雷华等人右一戴眼镜者钟雷华,右二杜猛已神情呆滞,架出包间图)

在2019年4月16日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到丈夫所在的医院,留置了传票,(2019)字第1140号,被传唤人:杜猛,起诉事由为,原告刘海勇,现任南阳市公安局后勤科科长,男,身份证号:4113021979090508xx,说我儿子因经营生意缺少资金向其借款,他多次催收借款和利息,均以种种理由推脱不还至今未果。他起诉的依据是2018年11月11日署名为杜猛的借条内容为:“今借到刘海勇人民币现金伍佰壹拾万元整(510.0000元),利息自愿按1分3厘计算。”据了解,刘海勇与我儿子生前是一起吃喝玩乐的酒肉朋友,我怀疑刘海勇知道我儿子做生意手里有些家产,我儿子死后,制造假条来讹诈我们。2019-7-23-开庭审理时,真对2018年11-11-“”所谓我儿子給刘海勇打的510万现金借条”刘海勇拿不出来给我儿子当时的现金或近几日内的任何银行取款凭证,只能让他的亲戚提供几年前的部分汇款条据,刘海勇这些亲戚们说他们不认识我儿子,那么及然我儿子若真借刘海勇510万元,也是对刘本人出具的借钱条据时间是20188-11-11日。刘海勇找的亲戚出庭做证,给我儿子汇款时间不对也不复合借款逻辑,也不能起到法律效益的,刘海勇还强行拿走了我儿子保险柜里债权的相关借款凭条。我强烈要求南阳市公安局查清,刘海勇制造假借条讹诈死人的犯罪行为,并要求查处刘海勇身为国家干部510万的现金从哪里来?我们老百姓几辈子也积攒不了那么多钱。

希望戚市长和各级领导们能够依法查处刘海勇科长的现金来源,并要求刘海勇立即归还拿走我儿子保险柜里面的一切物品,还我儿名誉,查处违法犯罪分子。

举报人:赵爱婷 13837767665 13937767665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网友评论 1

  1. #1
    头像

    可杀!

    匿名 1个月前 (08-17)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ALP-AL00 Build/HUAWEIALP-AL00 回复